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宝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鸟语花香 和谐家园---刘宝纯先生花鸟画新作观感

2012-07-19 17:21:2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年前朋友讲宝纯先生最近一段时间画了一些花鸟画,为满足先睹为快之心愿,春节期间借拜年之际,携丁宁原先生共赴刘宝纯美术馆登门造访。见面后宾主互致问候,恭贺新禧,先生煮茶款待。笔者环顾四壁琳琅满目的花鸟画,遂开门见山地说,先拜读新作以饱眼福吧!
  偌大一个展厅,密密麻麻地挂满了花鸟画新作,多为三尺条幅式,大约百件开外,画面清新隽永,耐人寻味。因为是首次看到先生如此多的花鸟画,从内容到形式都感觉新颖、有趣。单就题材分类可归纳为三部分:第一类为四君子作品。依照传统单纯表现梅兰竹菊为数不多。花木配搭禽鸟的占多数,似有反传统意识;开创自家文人画面貌。第二类为一般花鸟画,所作花木为花鸟画家们惯常描写的诸如牡丹、荷花、芭蕉、葫芦、牵牛、玉簪、石榴、葡萄、枇杷、山果、苍松、翠柳之类易发挥笔墨技巧的内容;并搭配以雄鹰、仙鹤、鸡雏、鹭鸶、喜鹊、白头、八哥、家雀等常见雀鸟。第三类为数量较少的鳞介类作品,重点塑造了水族中的鱼、虾、蛙、蟹,有的还衬托了夏荷、春柳等湿地植物,意在为水族营造一个舒适的栖居环境。
  一百多幅作品中与禽鸟相匹配者占八、九成。各种鸟雀动态变化丰富,数量多寡不等。因此分析、研究这些禽鸟的形态、寓意是赏鉴这批画作的钥匙。作品中出现较多的是双鸟的组合。它们造型生动,笔墨活泼。深入观察便不难发现,这些双鸟的动势诉说着老画家付与给它们深邃的寓意;或枝头合鸣、或白首依偎、或比翼双飞、或共同觅食、或相濡以沫、或大快朵颐、或月夜双宿、或彼此梳理、抑或窃窃私语、抑或望夫归来,总之赞颂着大千世界的美好生活与和谐家园。画作传达出来的思想境界是先生坦荡胸怀充满大爱的真情流露。再者,群鸟场面多表现为团队行为,它们集体进食、呼朋唤友、结伴归林、长夜栖枝、追逐嬉戏、林荫憩息,群鸟的飞、鸣、啄、宿无一不揭示着生命的宝贵、造化的壮美。另外尚有远望、鸣春、伫立、整羽、高歌、归巢等情态意趣就不一一探讨了。
  我在《天性》《反哺》两幅作品前驻足良久,再三揣摩;作品不仅揭示了乌鸦的生活与习性,还给我们讲述了传说中雏鸟长大后,衔食喂母鸟的动人故事;“乌鸦反哺”典出唐•初学记•乌贼“雏既壮而能飞前,乃衔食而反哺”。它同“羊羔跪乳”等典故一样,华夏民族自古以来用以喻示孝道。所谓禽鸟之微,犹以孝宠。先生用两幅作品表达这一旨趣。《天性》描绘乌鸦育雏的情景,一只辛勤的老鸟,为尽快将幼雏喂养成人,不知疲倦地飞往于旷野于鸟巢之间,它瞪大的眼睛里我们看到了老鸟对雏鸟的温情与渴望;两只张大嘴巴的幼雏像永无饥饱似的吞咽着。鸟巢筑在大槐树顶端的枝杈间,初生的嫩叶点明时在早春,此作虽然落款是大雪时节,但画家是满怀激情创作的这幅赞美母子天性的生动之作。第二幅《反哺》,画家用长镜头将鸟巢拉近,我们惊奇地看到长大的新鸟,尾巴虽然略显短小,但反哺时满嘴的昆虫足以够老鸟饱餐一顿,此时的老鸟略显发福,嘴巴也张的不大,它卧在松软的雀巢里可以安度晚年了。树叶开始枯黄,时间已近隆冬;反哺的感人画面给观众彰显了催人泪下的中华孝道。
  作品中出现最多的是《四君子》,梅兰竹菊是花鸟画家重要的创作题材,也是学习中国画的基础练习。早年宝纯先生是下过苦功的。由于他善于创作巨幅,所以在山水画创作之余也画了不少梅竹大件。2008年创作的丈八巨幅《竹颂》《咏梅》为其代表作。而春兰、秋菊则多为其点缀、衬托使用。宝纯先生是画界公认的拼命三郎,只要画笔在手立马精神焕发;简直像开足马力的一台推土机投入到创作中去,他挥洒点写、气冲斗牛,精勾细染、随心所欲。七、八十岁的长者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兴来或通宵达旦,我等年轻之辈在创作激情上实难望其项背。新作多为小件,重在构思与立意。梅花以老桩新枝、盘曲横斜取势,追求苍润对比,有时古桩老枝充满画面,而花稀蕾疏逾见精神。墨竹则是露根藏梢,或天外来枝、或截取一段,喜粗竿细枝并立,多风晴雨露气象,间或付托拳石、水草也是力求构思的需要。兰蕙由于自身的矮小,动辄撇葳蕤丛兰以增强气势,或添加苔草坡石是追求变化;山水画的手段俯拾即是。多数花鸟画家在处理秋菊是抹几笔竹篱以体现东篱秋色的意境。先生用修竹取代篱笆以突显生机。其它花木如雍容华贵的牡丹,水墨淋漓的荷花,硕果累累的葡萄,浑厚华滋的芭蕉,还有葫芦、石榴、松柳、山花之类各有特色,恕不赘述。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2008年仲秋节前后两个月,宝纯先生为隆重纪念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在南郊宾馆一口气创作了十六件丈六匹、丈八匹力作。画展引起的轰动可以用“空前”来形容,估计近年来就尺幅之巨大,创作时间之快捷也很少有人能问津这样的展事。联想到过去先生在绘画创作时发生的一些故事,可以戏谑地说:宝纯先生时不时的总会有惊人之举爆出。
  春节长假,上海京剧院名优客串《甘露寺》。观众喝彩、掌声毫不逊色。这不仅是看重演员的名气,重要的是客串的演技均有独到之处。画界也有类似情况。廿年前陪恩师于希宁在香港参加黄宾虹画展,近半数是花鸟画,有的还未及署款;于老讲宾虹先生这些花鸟画多为他晚年所作。还有陆俨少关山月先生常画的白梅红梅等等也都有客串的意味;欣赏这些客串出来的作品,我们体味到的是异样的情趣与精湛的笔墨;我们还发现有时画家是为了探索什么?抑或就是为了放松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总之高手的客串之作一定有他的艺术价值。宝纯先生的客串之作还有更多的学术内涵,限于时间的短暂,权且研讨到这里。
  综上讨论、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宝纯先生这些花鸟画新作,题材广泛,寓意深远,境界新颖,构思巧妙,笔墨精湛,挥洒自如;加之书法功力深厚,铁画银钩的题跋更增强了作品的文人画气息。也是龙年伊始,宝纯先生为我们烹制的一席醇厚的精神文化大餐。

二〇一二年二月六日 谭英林写于随缘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宝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