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宝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无声诗里写千秋

谈怎样欣赏中国山水画(下)

2012-06-25 13:38:20 来源:《知识与生活》作者:刘宝纯、高延军
A-A+

  中国山水画的笔墨

  笔墨是构成中国山水画特点的重要因素。一幅山水画的意境是画家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中国山水画的独特形式是由笔墨、构图、色彩等特殊的因素决定的,而尤以笔墨为重要。毛笔、宣纸、水墨、是中国画特有的艺术表现工具。

  综观历史好的山水画作品,无不是笔墨的精妙,趣味横生。南齐谢赫的《六法论》历来被视为品评国画水平高下的标准,唐代张彦远论“六法”时说:“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把骨法用笔提到一个相当的高度。中国绘画与书法同出一辙,历来就有“书画同源”之说。书法是完全以抽象的线条的表现力构成美的感染力。这种被注入人的情感的具有生命力的线本身,就具有独立的美学价值。中国绘画的用笔与书法用笔相同,在用笔墨创造物象的同时,需要使笔墨具有体现作者思想感情和气质性格的表现力。因此,历代山水画家无不在笔墨上寻求各自的艺术语言,创立自己的艺术风格。如董源的苍郁清润,范宽的雄健厚重,郭熙的齐峻明洁,米芾的潇洒飘逸,李唐的劲俏壮伟,皆有各自不同的追求。画家用笔在表现主观思想的同时,反映客观物象也具有自己的特征。山水画中的石头的种种“皴法”(如披麻皴、斧劈皴、解索皴、折带皴等等),树木的种种“点法”(如梅花点、胡椒点、混点、个字介字点等等),都是根据自然界景物的不同特征,创造性地形成各种用笔方法。用墨,同样是中国画的一大特色,行家称之为“墨法”。墨法之妙,全从笔出,所谓“笔歌墨舞”、“笔精墨妙”,形象地道出了笔墨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山水画的笔墨功能,正如前人所说:“笔以立其形质,墨以分其阴阳。”特别是水墨画的创立,使山水画的笔墨表现有了更广阔的天地。历代优秀的山水画都是建立在精妙的笔墨基础上的,如石涛,他最善于用笔用墨,他的山水画水墨淋漓,墨中见笔,他曾总结“笔非生活不神,墨非蒙养不灵”。强调用笔墨表现生活情趣及自己的感受。现代山水画家李可染先生晚年墨法神奇多变,以积墨、重墨、破墨之法作画,作品浑厚华滋,所谓“千裂秋风,润含春雨”,对传统墨法既有继承,又有突破。张大千、谢稚柳则泼墨,泼彩,墨彩并用,随心所欲,一气呵成,各自形成鲜明的风格特色。

  山水画的用笔用墨是衡量一幅作品好坏的技术标准,也是窥见画家功力、表现画家风格的突出特征。人们在欣赏画家们的作品时会因不同的笔墨表现,得到或明快、或浑厚、或华滋、或凝重、或淡泊等不同的艺术感受。

  中国山水画的构图与色彩

  中国画的构图,亦称章法。东晋时顾恺之提出的“置阵布势”,南齐谢赫提出的“经营位置”,都是指构图而言。可见章法早为画家所重视。画家作画犹如兵家步阵,“置阵布势”,形象地说明作画时画家成竹在胸,发挥主观能动的必要性。山水画通过章法借以表现三度空间,已成为定责。山水画运用深远、平远、高远诸法,取得真实动人的艺术效果,创造性地把散点透视运用于创作中,使观者按画家意图,随时保持视线的最佳角度,以更好地为突出形象和主题服务。历代山水名家常以独特章法取得惊人的艺术效果。展子虔的画“远近山川,咫尺千里”;五代荆浩、关仝的画则多以层峦叠嶂、全景山水、章法繁密,取得气势宏伟、博大的艺术效果;南宋马远、夏圭的画,则境界清幽,章法疏简。山水画的章法即依据画家创作意图的需要灵活多变的,又有一定法则可循,如“三远”、“三叠”、“疏密”、“轻重”、“开合”等,既中国画独特的章法。现代画家中对山水画传统的章法,多有创新突破。以清新巧妙的构图形式赋予作品以新的境界,如傅抱石石鲁及一些中青年山水画家的优秀作品,均在构图上有继承又有创新,表现了各自独特的风格。

  中国画历来讲究色彩的运用。传统山水画的设色,不同于西洋画强调光、色、影的复杂变化、而追求画面总体的装饰美,以达到明朗洁净的艺术效果。山水画的设色分重彩、淡彩两类。重彩山水又称为青绿山水,淡彩称为浅绛。历代画家在山水画的设色方面留下丰富的经验。如顾恺之画云台山,以石青敷染天水,得天空水阔之感;李思训的金碧山水,富丽堂皇;王蒙画《岱宗密雪图》以粉弹之,得瑞雪飞舞之态;赵伯骕《东山图》青绿泥金重着色,然后大青大绿如墨化之,色彩鲜明生动。现代山水的设色在传统的基础上,吸收西画用色之长,使山水画的设色方法更绚丽,更丰富完美。中国画家张大千域外变法,使山水画吸收西方印象派和抽象派的色彩特点,以泼彩法为之,取得成功。一些有志于山水画创新的中青年画家,也在用色上融会古人及中西画的特长,即保持民族艺术风格,又推陈出新,使传统的山水画设色技法大大向前发展了一步。

  诗书画印有机结合

  诗、书、画、印的有机结合,是中国画独有的特色,也是山水画的特色。山水画中的题跋(又称落款)、盖印(又称钤印),有丰富的内容形式。山水画的题跋,不但可以记录作画者的姓名、时间、地点、成画的原因等,还可就画的主题、画法上的探索心得作深刻的阐述。文体多样,喜、怒、笑、骂,皆成文章;书法则是真、草、隶、篆、行,视画面需要任意选用。如元代画家赵孟頫在《枯木竹石图》上的提诗:“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极精辟地阐述了“书画交融”的道理。近代齐白石黄宾虹、潘天涛、李可染、谢稚柳等人,都有一些脍炙人口的题跋。读了这样的题跋,可以引起人们的联想深思,使艺术意境、审美情趣更加浓郁深化,使观赏者得到更多美的享受。印章在书画上使用始于宋代,成于元明,盛于清。印章分名章(刻有作者姓名)、闲章(分押角、起首),形式有朱文、白文之分。内容灵活,形式多样。特别是闲章,有三两字到几十字不等,用来表达作者的艺术见解、创作体会、治学态度、处世哲理、师承关系等。如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傅抱石的“往往醉后”,潘天寿的“不雕”,李可染的“白发学童”等,都可以使读者在笔墨之处听到作者的心声,增加了不少亲切感和隽永的回味。从山水画的形式看来,题跋与印章的色彩鲜明对比,有如画龙点睛,成为画面上不可缺少的有机组成部分。诗、书、画、印有机地统一于画面,可以反映画家的全面艺术修养,给人综合的艺术的享受。

刘宝纯、高延军

1986年3月12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宝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